Reparations (zh-TW)|

06 Jun 2020
$ cd ~

Translation for Reparations——What being Armenian taught me about #BlackLivesMatter.


轉型正義是民主國家對過去獨裁政府實施的違法和不正義行為的彌補,通常具有司法、歷史、行政、憲法、賠償等面向。其根本基礎在還原歷史真相。…改變體制、避免重蹈覆轍、與最終的和解、撫平傷痛。 維基百科:轉型正義

Transitional justice consists of judicial and non-judicial measures implemented in order to redress legacies of human rights abuses. Such measures “include criminal prosecutions, truth commissions, reparations programs, and various kinds of institutional reforms”. Wikipedia: Transitional Justice


彌補

生為亞美尼亞人所學到關於 #BlackLivesMatter 的那些事
作者:Kohar Avakian|譯者:Mu-An Chiou

「彌補」,名詞。韋氏詞典定義這個字為「A)補償的行為、償還、或補足錯誤或傷害。B)一件做來或付出來修復或滿足的事情或物品。C)為傷害付出的金錢。」

我很小時候就在亞美尼亞青年聯合會學到了這個字。小時候的我可能不清楚這個字的確切定義;但我知道土耳其做了很惡劣的事情,造成很多人死亡,也是我們家族來到了美國的原因。隨著年紀的增長,我漸漸得知了當時我們是如何被當做外患對待、被要求給付更高的稅、被規定穿不同的衣服,分化我們不同的身份。

我發現了土耳其士兵如何強制將我們從自己的土地上驅離、分裂我們的家庭,強姦、迫害我們的婦女。土耳其奪走了太多我們所擁有的。因為他們的否認,倖存者的聲音從來沒有被聽見,而他們持續收割透過壓迫我們所得到的利益。我們的人民不活該被屠殺。他們有權利有尊嚴地活著—擁有自己的土地、家庭。他們應得到正義聲張。

我不需要字典就能知道彌補這個字的意思。我的父親是亞美尼亞人,而母親是來自麻州尼慕克部落黑人原住民。就如同亞美尼亞人在鄂圖曼帝國統治下所受過的苦,我的黑人原住民祖先們曾經被美國殖民者種族清洗、奴役、驅離。

然而,學校從未教過我們這樣的歷史。在學校,只有聽過美國開國元勛的「豐功偉業」—他們如何偉大地贏得戰爭、取得財富和土地。但教科書上從來沒有提過他們如何進行種族滅絕、如何把人類當物品交換及擁有、如何侵犯了我們的婦女和小孩;如何無視了美國土地上真正的開山闢土的人:那些被屠殺、被搶劫、被暴力驅趕的黑人原住民們——這是一筆沒被還過的債。

我心裡清楚知道這樣的省略是錯的。不僅完全抹滅了這些暴行,歷史教科書也從不曾提及這些黑人原住民了不起的力量、不屈不撓的意志力。在一次次種族清洗的事件後,他們還是生存了下來,才有了今天的我。他們的故事、他們的生命應該要被慶祝、被傳揚,就像我的亞美尼亞祖先一樣。他們應得到正義聲張。

進入大學後我再度碰到了彌補這個字眼。那是我人生第一次接觸到了美國長久以來的奴役黑人和種族清洗的歷史。這些暴力、檯面下系統性的種族歧視,例如警察暴權、大規模的監禁、房貸歧視等等,一直到今時今日都嚴重地影響著美國黑人。

在校園內我積極地參與關於 #BlackLivesMatter 的行動。那是一個於 2013 年由三個黑人女生—Opal Tometi、Patrisse Cullors 及 Alicia Garza 所成立的一個國際化、反種族歧視的運動。促使這個運動契機是 Trayvon Martin 命案。當年的 Trayvon 才十七歲,一天晚上走在回親戚家的路上,手裡拿著一杯冰茶和一包 Skittles,毫無因由地被 George Zimmerman 槍殺。Trayvon 身上沒有任何武器。

當時我也才十七歲。他本來應該要和我同一年畢業的,但他再也沒有那個機會。謀殺他的人最終被判無罪。

Trayvon 有權過他的人生,如同 Amadou Diallo (23)Oscar Grant (22)Sean Bell (23)Aiyana Stanley-Jones (7)Renisha McBride (19)Jordan Davis (17)Tamir Rice (12)Eric Garner (43)Michael Brown (18)Walter Scott (50)Freddie Gray (25)Sandra Bland (28)Corey Jones (31)Philando Castile (32)Stephon Clark (22)Ahmaud Arbery (25)Breonna Taylor (26)George Floyd (46)Tony McDade (38)、Dion Johnson (28),和數以萬計無名的黑人受害者一樣。他們都有權過他們的人生,但都被種族歧視造成的恐怖行為所切短了。

我們早就累了,沒有力氣了,不想再在這個名單上加上任何名字了。生為黑人不是罪。還要有多少人被殺害,我們才能看到正義被聲張?

「現在就是對的時機,改變在你的手中。」這是亞美尼亞青年聯合會 2010 年新生入學時的講題。在我有機會認識美國黑人原住民的歷史之前,亞美尼亞社群早已經教會我所有關於轉型正義、抗爭、及捍衛自由的所需要有的工具;我也在這當中親眼看到了、體驗到了青年團結、合作的美好。

就是現在,我們該站起來,一起為了正義、為了這個國家,為了那些努力地建立了一個讓我們祖先有處可逃的國家,帶來進步。

就是現在,我們該仔細聆聽,用我們的平台去為全球流浪於異鄉的黑人們發聲。

就是現在,我們該教育自己,為了和自己的家人討論這些困難的議題,為了解除那些反黑人意象。

如果你真心相信「所有人的生命都很重要」,那你就該為了所有的生命自由而奮鬥,就如同我們的祖先一樣,站在歷史正義的那一邊。做正確的事情,何來偏激?如果你還不理解這樣的立場,那你根本沒有在聽。我們都早該懂得那些不被聽到的聲音是多麽的委屈。

現在就是對的時機,改變在你的手中。


翻譯後記 Thoughts on “Reparations”